骄阳似我

作者:顾漫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似乎也是。

心绪一片混乱中,他把我送回了公司宿舍,一路上我们没有说任何一句话,甚至我下车的时候,他也只是点了点头。

我望着他的车开走,直至消失。

第二天早上,我毫无悬念地重新挂上了两个黑眼圈。

上班音乐响起之前,我不由自主地朝他空着的办公室看了好几次,然而上班时间到了,办公室却依然空着。

很快张总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小聂啊,林总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我摇摇头。

“我打他电话他关机了。”张总有些着急,但看了看我,也没再问什么,转而提起了我爸爸,聊了几句客气地送了我出去。

一上午我好几次看向手机,可最终还是没打电话。

下午张总又召集我们部门的人开了个短会,说近期工作直接交给他,林总休假出去旅游了。

只是去旅游么……

我心底松了一口气,可是莫名地,又是一阵胸闷。

我打电话给爸爸,用不带感情的语调把整个事件描述了一遍,本来想什么个人情绪都不加的,可是说到后来,还是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爸爸,这算不算有其母必有其女。”

马念媛她妈当年嫌弃爸爸家里穷,攀了一个当时所谓的高枝,马念媛则是一听林屿森车祸连探望一下都不肯了。她会主动告诉我爸,估计也是想先在我爸那扮下可怜。真是的,难道林屿森还会赖上她要她负责吗?

真是可气可笑、可恨之极。

过了好几天,林屿森仍然没出现,我开始忍不住想,他会去哪里了呢?是一个人,还是和朋友结伴同行?

他会不会走得太远,干脆想不起我?

不对不对~我这是在想什么。

但是我却无法克制的,开始莫名其妙地去网上看一些旅游咨询了。

眨眼就到了周五,中午我跟殷洁她们一起去餐厅吃饭,快要走出办公楼的时候,却被前台叫住。

“聂曦光,有你的信。”

Email盛行以来,我就再也没收到过纸质信件了。厚厚的信封拿在手里,有一种异样的质感。

殷洁好奇地凑过头来:“什么信啊,情书哇?”

我下意识的往口袋里一塞,随口说:“银行对账单。”

殷洁立刻失去了兴趣,猜测起今天食堂烧什么了。我一边随口应付着,手紧紧地握着口袋里的信。

食堂排队的时候,我悄悄的拖出信件一角——

那行云流水恣意的笔迹。

是林屿森的字。

我硬是忍到下班后都没看。

今天周末,我早就跟妈妈说好要回家的,于是下了班就拿着东西去车站。

上一篇:骄阳似我第三十七章 下一篇:骄阳似我第三十九章

<ol id='sRRWyt'><acronym></acronym></ol><strong id='vum'><comment></comment></strong><address id='WEppe'><ol></ol></address>
<listing id='BcFsKGd'><samp></samp></listing><cite id='UmeGgSeH'><fieldset></fieldset></cite><big id='TYtJDbn'><l></l></big><tt id='MoQGNk'><sub></sub></tt>
<legend></legend>
    <kbd id='jkiTwvxP'><s></s></k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