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作者:顾漫

我短短二十二岁的有生之年,从来没听过这样一句话,让我——连续一个多星期都没睡好……

即使睡着了,也是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

有一次梦见了庄序。

其实不能说梦见他,因为他始终没有正面出现在我梦里。

我梦见我和姜锐在舅舅家的小花园,我充满信心地问姜锐:“怎么样,是不是差不多了,快用你男生的角度帮我分析下,现在表白是不是把握很大?”

姜锐比我还有信心:“你早该冲上去了,还刷什么好感度,我姐用得着吗?”

然后就是我神采飞扬地走在去找庄序的路上。

接着我就被热醒了。

我抱着被子坐在床上,万分庆幸今天心血来潮多盖了一条毯子,不然接下去就是表白被拒的那一幕了吧。

我一点都不想回忆起那一幕。

虽然当时我并不觉得难堪,甚至毫不灰心,信心十足地立刻就做好了下次再战的准备。

真正难堪和灰心是在知道容容和他的关系之后,是在发道歉短信却没被回复之后,是在他冷眼看着我被容容指责之后,是随着时间累积后的每一刻……

说起来,那时候我也是小心翼翼地做过计划的……

认认真真地收集他的资料,问他的青梅竹马他的爱好是什么,让姜锐帮我旁敲侧击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晚上躺在床上和自己对照,一会笑一会发愁……

林屿森说他通宵论证年度计划……

也是这样吗?

我爬下床,拿出手机,翻出在上海时,他发给我的照片和短信。

夜色下的黄浦江,阳台上的半杯红酒,原本毫无感□彩的画面,此刻看来,忽然就让人感觉一阵阵的酸涩。

“在想年度计划怎么调整。”

他的短信这样说。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后来他说,“我让你挑”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曾经那么的喜欢庄序,可是如果让我跑去跟他说,我和容容之间我让你挑,那还不如杀了我痛快。

林屿森,为什么能用那么坚决的口吻说出那样的话?

我放下手机,趴在桌子上,明明困意浓浓,可是我知道,今晚我又睡不着了。

睡眠不足的结果是一上午都没精打采的,幸好今天……领导不在。中午到食堂吃饭,食物的香气都没能振作起我的精神。

“曦光,你这次去上海参加婚礼,不会又跟林副总闹不愉快了吧?”

我猛然一惊,刚刚夹起的菜一下子掉在了桌子上。

殷洁顿时心疼得不行,“哎呀!你这个浪费食物的,红烧肉这么好吃你都舍得扔掉,嫌有肥肉就不要点啊!”

上一篇:骄阳似我第三十三章 下一篇:骄阳似我第三十五章

<kbd id='MLJDN'><big></big></kbd>
    <s></s>
    <var id='fdUZDoN'><listing></listing></var>
      <basefont id='KHevh'><fieldset></fieldset></basefont><b id='lDlHuT'><bgsound></bgsound></b><strong></strong>
        <marquee id='CfLeQ'><s></s></marquee>
        <samp id='xjyoD'><thead></thead></samp><listing id='vRmaKdc'><samp></samp></listing>
          <label id='CpgIj'><pre></pre></label><pre id='SEGxSW'><small></small></pre><fieldset id='enn'><comment></comment></fieldset><base id='cLp'><listing></listing></b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