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作者:顾漫

1.关于照片

  某日,何律师惊讶的发现自己皮夹里的旧照片被换成了一张某人近日的大头照。

  回家后问某人。

  某人理直气壮:“你经常看到我十八九岁的照片,再看看现在的我,会觉得我越来越老的。”

  自从嫁了律师,某人就越来越会讲理。

  2.关于宝宝的取名

  某日,炉子上炖着排骨汤,无聊的默笙决定找点有意义的事情做做。

  比如帮未来的宝宝取名。

  拿了本汉语大字典翻啊翻,默笙发现取名真是一个艰巨的工程。要取一个音义皆佳,雅俗共赏的名字真的很不容易。

  脑子中灵光一闪,默笙想到一个简易取名法。

  爸爸的姓,妈妈的名,再加一个字,名字立刻出来了——何慕笙。

  又好看又好听。

  关键是很有意义。

  默笙得意,跑到书房,写到纸上,问以琛怎么样。

  以琛看了看,扬眉,大笔一挥。

  中间的“慕”字改成了“必”。

  何必笙?

  何必生??!!

  默笙郁闷,连同宝宝的份一起。

  可怜的宝宝,还没出生就被爸爸嫌弃了。

  3.表白???

  又是某日。

  以琛工作休息之余,突然想起自己似乎仿佛好像还没有和某人说过那三个字。

  正好某人摸进书房找小说看。

  顺手把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以琛双臂圈住她的腰,下巴搁在她颈窝。

  “帮我翻书。”

  “啊?”默笙一愣,看看桌子上文件。

  “嗯,第十四页。”

  总算明白他要自己干什么了。

  懒人!

  不过被奴役惯了的默笙还是帮他翻到十四页,只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以琛你好懒。”

  “嗯嗯。”以琛似乎决定懒到底了,“第一段第一句帮我划出来。”

  “哦。”默笙拿起钢笔在那句话下面划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线。

  ——“我国国际私法学界对先决问题的研究,一直承袭英国法学家莫里斯(J.H.C.Morris)的观点……”

  “倒数第三行。”

  ——“你既然已经和警方有过接触,那一定知道这里的法律对于这类情况的规定。”

  这是什么?好象是案例中的一句对话,划它做什么?

  又在以琛的指示下翻过十几页。

  “中间的那个字找不到。”耳边听到以琛喃喃自语,有点懊恼的样子。

  默笙完全听不懂。

上一篇:何以笙箫默番外之以玫篇:一人花开 下一篇:何以笙箫默琐碎残篇

<u></u>
    <strike id='dd'><q></q></strike><blink id='YuFpJ'><kbd></kbd></blink>
      <comment id='PPHr'><code></code></comment><l id='vA'><ol></ol></l>
      <del></del>
        <xmp id='ZKQVlnAq'><person></person></xmp>
        <var></var><var id='AOWUQdd'><b></b></var><strike id='BtZkBUX'><address></address></strik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