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作者:顾漫



  方检放心地笑起来,“要是你接这个案子,我就要担心了。不过我早和我们办公室的人说过,这种贪污受贿的案子小何向来不接。”说着有些感叹,“要是个个律师都像你一样,有些罪犯哪会逍遥法外。”

  “方检过奖了,罪犯也有获得辩护的权利,我不接这类案子是个人原因。”

  个人原因?

  默笙搅拌着冰块的速度明显慢下来,看着以琛淡淡的表情,有点失神。

  方检笑说:“不管怎么样,你不接我就轻松多了。好了,我也要走了,宝贝们和叔叔说再见。”

  “叔叔,姐姐再见!”双胞胎整齐划一地说。

  “什么叔叔“姐姐”,乱叫!”方检敲敲宝贝儿子,一手一个牵走了。

  他们一走,原本有些活跃的气氛立刻冷了下来,默笙的心思还在以琛说的“个人原因”那儿转,她不得不想到自己身上来。

  “以琛。”默笙低着头用吸管戳着漂浮在可乐上的冰块,“我爸爸的事情,你很介意吗?”

  以琛没有声音,默笙有些底气不足地说下去:“其实我爸爸他人很好,而且那些事情……”

  “这与我无关。”

  鼓起勇气才说出来的话被以琛僵冷地打断。

  默笙手里吸管没戳中冰块,直接戳在了杯子上,杯子翻倒,可乐翻得满桌子都是,顺着桌沿滴到默笙白色的毛衣上。

  愣怔了好几秒,默笙才拿起纸巾机械而快速地擦着桌上的可乐,很认真很用力地擦,手指却在微微颤抖。

  他说了什么?以琛闭了闭眼睛。

  第二次。

  第二次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定了定神,以琛倾身,拿过她手中的纸巾,“我来。”

  等默笙回神,手中的纸巾已经易主,他低着头,专注而仔细的擦着她毛衣上的污迹,修长的手指坚定而有力,透过发丝的缝隙,可以看到他坚毅的眉……

  以琛,很近很近。

  那么遥远的,究竟是什么?

  “下午我不去事务所了。”默笙低低的语调。

  以琛停下手,看着她,深黑的眼眸里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我去逛街,要买点东西。”默笙低声说,“反正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其实根本没东西要买。

  无目的地踱在人群拥挤的街头,默笙情绪有些低落。也许选择逛街是错误的,这么热闹的环境,只会让落寞的人更加落寞而已。

  这一个月,过得像做梦一样。

  本来快要陌路的两人,突然就有了最亲密的婚姻关系。没有缓冲,跳掉了所有的过程,却跳不掉分离多年造成的生疏和难解的心结。

上一篇:何以笙箫默第七章 若即 下一篇:何以笙箫默第九章 恒温

    <cite></cite>
      <label id='Se'><font></font></label>
        <dfn id='GqPLe'><nobr></nobr></dfn><tt id='qEnuC'><del></del></tt>
          <u></u><var id='idHqR'><dfn></dfn></var><var id='qQyBdgD'><big></big></var><del id='NVjwTPt'><base></base></del>